我国曾派出高炮军队保证该邻国的安全和我国关系好

早在1961年,中国便和老挝建立起了外交关系,双方之间的关系除了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出现过短暂的裂痕外,其余时间都保持得非常良好。

特别是到了新世纪之后,中国和老挝更是加深了交流与合作,双方共同朝着更加遥远的未来迈步。

在二战结束之后,新中国和老挝同样属于社会主义国家,两国在意识形态以及价值追求等方面都有着共同奋斗的目标。

因此,两国在最初的时候便找到了共同话题,这也迅速为两国之间进一步深化友好关系提供了坚实有力的基础保障。

老挝的人民革命党也保持着一个观点:当今时代的本质并没有发生实质性的改变,仍然处于由资本主义向社会主义过渡的历史当中,资本主义国家也一直没有放弃消灭社会主义的企图,两国应该共同保持警惕。

可从地图上来看,这个“小兄弟”又有着很多无法克服的天然弊端,他们的国土面积非常小,军事以及经济建设领域都很弱,这就需要他们通过外交的手段去寻求别的大国的帮助。

以美国为首的霸权主义国家在二战后也抓紧一切机会蚕食别国,来巩固自己的霸权势力。

1954年7月日内瓦会议之后,法军撤出老挝后不久,美帝国主义就迅速嗅到了“气味”趁虚而入,插手和老挝人民争取独立和解放的斗争,当时老挝的情况已经不容乐观。

为了支持老挝人民抗击美帝国主义的斗争,中国政府后来决定从物资上和军事上对老挝提供帮助,这段历史并没有太多人知晓。

老挝的抗美救国持续了很长的一段时间,从1959年开始,中国老挝提供了11万支枪、2780多门炮以及大量的枪弹和炮弹。

同时期的1955年,侵越法军在撤出越南之后,美国也公然违背了《日内瓦会议协议》的内容,渗入到了南越。

他们在越南的“特种战争”失败之后,干脆就“赤膊上阵”,出动了大量的轰炸机,到了1965年3月,他们还派出了3500名海军陆战队员在越南港口登陆,并加紧了对于越南北部地带轰炸。

此时的美国也在故意挑衅,他们利用这一机会不断侵入中国的海南、广西以及云南上空。

危急的情况下,越南劳动党和政府希望中国能够提供帮助,因此从1965年4月开始,长达8年的援越抗美斗争开始了。

中国人民志愿工程队第一、二、三支队以及2个高炮师和1个高炮加强师赶赴越南执行任务。

5月,胡志明主席访问中国,提出了请求中国支持在河内以北地区抢修12条公路的要求,对此也作出了决定和指挥,3个支队很快被组建完成,里面还配备了6个高炮营和部分高射机枪分队。

这批部队在组建的过程中就已经考虑到了热带丛林地区的特点,主要是从南方各省征兵。

五支队出国之前,罗瑞卿同志专门从北京飞往文山去看望了部队,鼓舞起了大家的士气,战士们在出征之前全部换了服装,从此踏上了英雄之路。

1968年8月16日,毛主席签发了命令,由那支援越筑路“中国后勤部队”第五支队组成援寮筑路指挥部,率领4个工程兵团,外加云南省第四十民工总队以及防空、警卫和后勤部队共计2万人进入老挝承担筑路任务。

原本按照兵役法的相关规定,士兵们服役三年的时间就可以回家,可由于“援越援老”的实际需要,战士们也一直没法退伍回家。

特别是前往老挝的第五支队,在面对“何时能够完成支援任务回国”这个问题上都没有谁能明确回答。

9月份的老挝正是雨季,战士们首先要抢修老西线,这样才能打通中老边境的道路。

可当时总是阴雨连绵,施工部队想要在此地安营扎寨都非常困难,炊事班想要做饭,在雨林中却连一块干柴都难以找到。

此外,由于常年多雨、空气潮湿,很多病菌都会流向小河,水也没办法去直接喝,甚至洗澡都容易造成感染的情况,大家的生存环境十分恶劣,有些来自北方的指战员还说过:“草地有毒蛇,河里有病菌。”

在这种极端困难的条件下,702大队还是只用了3个月的时间就修通了老西线公里的汽车通道,为修筑正线创造了机会。

比如在1969年6月,一位广西籍的老兵在点炮后观察到一个炮眼没响,全排的战士们都争先恐后地高喊“我去”,那一名老兵没等排长决定,就立即冲了过去,结果哑炮突然爆炸,老兵当场牺牲,最终,这位老战士永远长眠在老挝的土地上。

部队战士们一直都保持着“抢旱季,战雨季”的精神,终于,分别在1971年和1972年,新西线和老东线都竣工完成了。

在美国发动的侵略战争不断升级的情况下,中国人民根据老挝人民革命党的请求,在1969年3月到1973年11月这段时间里,先后派出了高炮3个支队以及1个大队,担负援老筑路工程的防空作战任务。

在这4年的时间里,他们对空作战的次数高达95次,击落了35架美军飞机,击伤24架次。

美国知道自己发动的是侵略战争,也知道自己的最终目的究竟是什么,因此,他们对中国出兵援助的事情心知肚明,可是也没有明说过。

有一个例子便足以证明:在援越援老行动中,军队从活捉和击毙的美军飞行员身上都找到了一张内容相同的投降书,不难分析出这是通过批量印刷得来的,而投降书当中的内容印有13种文字,其中中国的汉字排在最前面,还使用到了两种字体。

这两种字体分别是竖排大号字体和横排拼音字体,也能看出,这分别是按照中国中老年人和中国青年人准备的。

具体的内容是:我是美国公民,我不会说中国话,我请求你帮我获得食物、住所和保护,请你领我到能给我安全和设法送我回美国人那里,美国政府必将大大酬谢你们。

美国在中国南部这些国家的行动中,耗资超过1650多亿美元,堪称是美国历史上历时最长、消耗最大的一次对外战争。

美国总统尼克松甚至都评价过:“这场战争对于美国人来说是受尽创伤的经历。”

长达20多年的战争中,美国也付出了巨大代价,5万多人阵亡、30多万人受伤,可他们在这么长一段时间里并没有在雨林中占到什么便宜。

那些援越援老的老兵,在退伍后很多都回乡当了普通农民,依旧保持着淳朴,他们在每年八一建军节聚会的时候,依旧会为当年执行的任务而感到无比的光荣。

中国处于社会主义的前列,老挝的领导人也曾提出,希望中国能够成为国际运动的领路人。

随着中国的和平崛起,老挝有了更多的安全感,中国也为老挝的社会、经济发展提供了很多的帮助。

特别是中国在改革开放的道路上不断取得丰厚成果,成功加入了世界贸易组织,这些都给老挝的经济发展提供了宝贵的经验。

1986年,老挝政府也对经济发展方向进行了一定的革新,将原本的计划经济向着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而转变,也在2012年加入了世界贸易组织,不难看出,他们从中国这里也学习到了很多经验。

他们是一个以农业为主的国家,中国是世界工业品的生产地,这样也能在一定程度上和中国形成互补。

老挝的发展步伐是要远慢于中国的,他们需要世界各国的投资支持,而中国经过了这么多年的发展,资本也比较充足,两国的距离比较接近,文化和生活习惯也有着类似的地方,这也增加了两国在资本和劳动力方面的流通。

1990年,在泰国经商的姚宾第一次来到老挝旅行,老挝贫穷闭塞的现状也给他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基于商业敏感和好奇,姚宾就在老挝四处走走看看,发现这里的市场和外界沟通非常少,当地的市场货物奇缺,物价也很高,只有少量的商品是来自于中国,还主要依靠着边境贸易,品质比较差,处于一个刚刚萌芽的状态。

而他们国内的很多商品,还都是来自于美国、日本等发达的国家,经过泰国转手运输最终才能到达老挝,这样一来就有多层中间商在中间抽取利润。

中国沿海的优质商品在那个年代已经批量生产了,若是打通通道,那么老挝的人民幸福指数都能有所提高。

之后,姚宾发现从广东采购商品,通过海路运输抵达泰国,再从泰国用公路运输抵达老挝,这样就形成了一条更加安全便捷的道路,可这条路在当时很少有人尝试。

后来中国和老挝的外交关系以及经贸往来更加密切起来,老挝民众对于中国有了全新的认识,21世纪也有不少老挝官员来到中国上海等地考察,他们纷纷认为,必须要加强同中国的合作。

中老铁路通车后,一个全新的贸易方式再度摆在了姚宾的面前,他说:“这和之前的道路相比,就更加便利快捷了,我现在满心期盼,希望借助于中老铁路的崭新通道上,能够搭上‘顺风车’,开启事业‘第二春’!”

老挝在发展经济的过程中,还着重考虑到了旅游业,并把中国当成最大的目标市场,姚宾是一个证明,老挝方面自然是希望有更多个“姚宾”能够来到这里旅游,推动起老挝的经济发展。

2022年7月18日,中国-老挝合作论坛以线上线下的形式召开,中国-东盟商务理事会执行理事长许宁宁提出建议:着力中老命运共同体建设,结合双方关切,做细做实合作,以合作成效为两国关系发展注入动力和活力。

许宁宁也表示,在过去的2021年,中老之间的贸易增长超过了百分之二十,现在中国是老挝的第二大贸易伙伴和第一大出口国,也是老挝最大的投资国,未来这种情况也会朝着更好的方向去发展。

老挝国家工商会副会长塔诺松·珀纳曼也同样表示,老挝和中国山水相连,友好关系日益加深,未来也希望中国企业投资老挝的各个领域,助力老挝的经济复苏。

可见,对于中老关系的未来,双方则一直表现出更大的期待,也希望这个未来能够早一些到来。

Author: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